贝菇_

偶尔开个坑。

【剑三】地图和门派诗词  

稻香村
  十里娉婷芙蕖路,大侠英名已作古,
  竹林侧畔风云起,稻花香里亦江湖。

长安
  龙御宝盖招风雨,金阶玉梯朝天起,
  碧树银台千载立,弱柳残垣君王礼

长安· 内城
九天宫阙烟霞来,皇家千门次第开,
美酒珍馐万国贺,韶光同赴凤凰台。
  
洛阳
  紫衣罗裳尽浮华,且行天都仰通达,
  笑醉君王漪鸾帐,黛眉浅粉盖骄花。
  
扬州·外
  江头飞花入幽梦,柳梢明月碎客心,
  独行闹市无人问,青灯剑影响素琴。
  
扬州·内
  亭台氤氲步轻尘,青石粼粼柳巷深,
  粉面纶巾卷中客,淡酒温壶伴残樽。
  
成都
  蜀道崔嵬豪贤聚,风雨灵泉映雾霞。
  落雪灵辉悲歌吟,荒丘...

【进巨/团兵】us against the world

利威尔推门进来的时候,埃尔文正将酒瓶中的最后一滴酒液吞入喉中。

【埃尔文。】黑发的小个子关上门然后抵着门立着,冷眼看着金发的高大男人将酒瓶摔碎而后对着他露出没什么表情的笑。

【嗯?利威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是什么安慰的话,我并不需要,现在,立刻,离开。】他不想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面对利威尔。

【那不是你的错。】利威尔的眼睛深沉的似乎什么也没有,也似乎什么都有。

【对,不是我的错。】埃尔文看上去毫不在乎的耸了一下肩。事实上这个严谨了几十年的男人从未做过这种随性的动作,因此他装的一点都不像。

【是前方的情报有误,而且上面的人也确实想摧毁我们的力量。】利威尔走向他,拿起一瓶未喝完的红酒倒入...

【剑三】红颜绝

 国破犹有山河在,昔颜闻歌未曾来。
————————————————————
【万花】自对弈 江山为指间棋 
玲珑局 星盘卜天意
【七秀】乌鹊啼 遗上元花灯谜 
邻里曲 伴舞柳依依 
【藏剑】楼外断桥雪 词半阕
风吹残荷是谁在诉离别 
【纯阳】焚一纸盟约 苍穹裂
望孤鹤远去尘嚣尽却 
【秀&花】十里琵琶 悲吟陌上花
【七秀】舒红袖血色染云霞 
【万花】飞花散天涯
【道&剑】明心无瑕 长剑映风华 
【纯阳】纵红尘不过虚话 
【藏剑】此身付虚话...

【APH/露中】陌路

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场景的脑洞……

——————————————————————————————

王耀点燃了一根雪茄推开门的时候,伊万正在一口饮尽高脚杯里的伏特加。

烟雾中王耀依稀看到伊万紫色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晚上好,布拉金斯基。】

然后对方紫色的眼迅速充斥着温情,【小耀,你来了。】

【知道我来了,为什么不出来接我?】王耀吸毒般的深深吸过一口雪茄,然后慢慢的随着温热的呼吸喷到伊万解开了围巾的脖颈里。

伊万抬手解开系着黑色长发的发绳,摘下手套的手指抚摸着触感上好的青丝,【我在等你来找我。】

【闹什么脾气。】王耀把雪茄扔在脚底踩灭,丝毫不在意昂贵的羊毛地毯被烧焦了一个黑点。...

【剑三/明毒】相依

曲凌第一次看见陆散的时候,陆散正狼狈的捂着伤口的躺在万花谷的花海里。

那时的陆散之前走火入魔,在意识不清醒之时功力倍增屠杀了中原比武会上的近百高手,而后功力反噬外加正道追杀,竟被名震天下的明教魔女眼中的蝼蚁逼入绝境。

曲凌不知道,那时的陆散其实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之处,只等所谓的中原正道将她擒杀。

而她不知为何,竟拿出从前只会加害于敌人的蛊笛吹鸣了一曲碧蝶引。

也许只是觉得眼前唇角带血的人很美罢了。

没有人知道,五毒教里以下手狠毒而出名的曲凌,更擅长补天心法。

陆散闭着眼睛,却突然感受到体内反噬的疼痛突然消弭。

睁眼,却正好看见那人在一群翩翩起舞的蝴蝶里笑的绝色。

【金色的眼,】曲...

【剑三/唐毒】初遇

唐凌霄第一次见到萧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冰冷的不太会说话的少年。

唐凌霄远远的看见小小的少年手中拿着一只蝎子,然后满身紧张的盯着蝎子胡乱挥舞的尾巴。

他以为少年是被充满了攻击性的蝎子盯上,便迅速的执起千机匣瞄准蝎子。

少年却迅速发现了他的杀气,警觉的转过身。

然后离弦而出的箭射进了少年裸露的肩头。

少年闷哼一声,然后精致的脸上浮出一丝痛苦。

唐凌霄愣了一下,飞身到少年边,难得的紧张了起来,【喂,你没事吧?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救你……】

少年手上的蝎子挥舞的更加厉害,他却好似松了一口气似的将蝎子放进了腰间的瓶子里,然后才对上唐凌霄小心翼翼的眼神。

【滚。】少年捂住右肩上的箭,略...

【负能量】其实也只剩下厌恶了吧

没意思。总是这样因为偶尔的一点点幸福就接着继续无望的生命。可是不继续你却连那一点快乐都触碰不到。生死的区别仅仅只是你知道生的感觉,却忘了死的感受。或许死去才更幸福?可是什么又是幸福。跟父母亦或恋人亦或朋友开怀大笑的时刻?可难道不是争吵猜忌占了更多。人活着就是为了行乐,可是为了乐的代价往往穷尽一生。权力与金钱是为之努力的一切,可努力的过程从不是我喜欢的。不喜欢又何必去做?为了钱权。我憎恶这些说到底只是为了享乐才做出的努力,也憎恶只喜欢享乐不乐意付出代价的自己。如果说这世上我最讨厌的人是谁,答案一定是我自己。我不能了解到其他人到像自己的这般透彻,所以我也从未知道有如此肮脏的一个人。如此的懒惰骄傲...

【剑网三/莫雨】少爷说过的那些话&少爷我宣你你造么!!

【稻香村之事……那些美好,终究由我亲手毁去……】

【快意恩仇,慰此平生,便不枉来这人世走这一趟。】

【我追寻的仍是最强力量,但与从前不同的是,我如今更在意运用的时机和手段。】

【世间任何力量的极致,都可达到令人难以阻挡的境界!】

【快意恩仇,慰此平生,便不枉来这人世走这一趟。】

【或许我的出生,便注定要为他人带来灾祸……】

【在稻香村的那段时光,是我最开怀的日子。可是我这样的人,注定开心得不长久。】

【我知道他们都不敢靠近我,我又何曾在意过他们。我在意过的人,都已不在我身边了……】 

【我曾经有过父母么?我真怀疑自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恶人谷的穷山恶水,看...

【剑网三/双莫】独

莫雨回来的时候,另一个他正摊着比桌子还大的宣纸执着狼毫笔不急不缓的写着字。

莫雨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坐在了一旁的太师椅上。

【呵,怎么,又被你的毛毛惹伤心了?】穿着镶着金边的黑衣的男人的面容和他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即使压制着也更狂傲的气势。

【闭嘴。】莫雨显然不想理他。

男人的笔尖依旧不急不缓的在纸上划过,带出一道道苍劲有力的痕迹。【你走之前我已经提醒过你,现在的你还是太弱了。】

莫雨沉默良久,【……不用你说。】

对方唇角勾起,【呵,愚蠢。】

莫雨并不想接过他的话,事实上自从这个男人因为之前的一次意外出现后,他从未占过上风。

相隔多年后,莫雨见到穆玄英的第一个想法是惊喜,第二个...

【APH/米耀】覆亡无日——终章

最后.尾声.

【今天的最后一件要处理的公务,波诺弗瓦家族请您过去商谈呢,先生。】
亚瑟扔开本田菊递上的精致的请帖,【告诉那个胡渣男我拒绝。要商谈就要拿出诚意来,我知道他现在FR式重炮的缺口很大。让他亲自过来跟我谈。】
【是。】黑发的小个子青年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亚瑟缓缓的喝下那个人喜欢的清茶,然后沉默良久。
一声轻叹。
无论喝多久,我还是不习惯这样清浅的茶味呢。
就像不习惯没有了那两人的存在一样。
阿尔弗雷德将蓝鹰留给了他,将王耀留给了自己。
或者说,王耀将阿尔弗雷德留给了自己。
亚瑟总有种感觉,那两个人还活着的感觉。
即使那是场根本不可能存活的灾难。
不过,他们无论在哪里,都会在一起的吧。
放下了一切的阿尔弗雷德,...

1 / 4

© 贝菇_ | Powered by LOFTER